不知不觉间,兰州交大东方中学加拿大高中2017年暑期夏令营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。这些日子,学生们游览了加拿大世界闻名的景点,了解了加拿大的多元文化,感受了加拿大的风土人情,进入加拿大本土高中进行学习,这些使学生们对这个国家有了更深入的了解。 在这众多的经历中,最值得一提的是夏令营的学生们全部住在寄宿家庭,整个夏令营期间都和加拿大当地居民生活在一起。这种方式不但帮助他们提升了英语听说能力,培养了独立自主的生活能力,更让学生们收获了满满的爱与感动。以下是同学们的分享:

02_1

55_166_1

99

xue

Foundation  杨雪 Michelle

        我的寄宿家庭是一个很温暖的家庭,爸爸叫查理,妈妈叫瑟琳娜,他们的孩子叫瓦利。瑟琳娜妈妈详细耐心的给我讲解加拿大人的生活方式和吃饭礼仪,当我犯一错误时, 她总是用她的微笑来提醒我,虽然她没有说很多,但我却从这里学到了很多很多。爸爸查理是个很高大的人,一开始我有点害怕他。每当我放学时,他总会准时来接我回家,和我讨论今天过的怎么样,在他的问候下我疲惫的身心也变的放松和快乐起来。瓦利是一个很绅士的孩子,当我们下车时他总是赶在前面给我开车门 ,车门很重,他岁数又不是很大,打开门总是很吃力。我不忍心看着他弱小的身躯去开门,但同时我的心里有着浓浓的感动。我们这个家庭的食物很好吃,就像一个个惊喜。每天下午我都怀揣着期待的心情,盼望着回家,期待着今天吃什么。这样的日子让我感到很幸福。我爱我的家人,也爱这个新家庭。

11111111_

Foundation 朱宸璇  Judy

        这次夏令营中令我收获颇丰的是和寄宿家庭的相处交流,是他们让我真切体会到了中外家庭教育的不同之处,也是他们教会了我加拿大人所恪守的品质——诚信和平等。

        未跨出国门以前,我们常常臆想异国是如何自由潇洒,似乎欧美人并不被繁琐规矩拘束。当我入住寄宿家庭以后,才发觉他们看似自在不拘的家庭模式中,处处透露着尊重和信任。诚然,他们尊重每一个人,哪怕是自己的孩子,但这并不意味着孩子们可以随心所欲。相反,在交谈中我渐渐了解到,孩子们有严格的时间要求,并且在生活方面要求非常严格——比如如何穿衣以及能否化妆,都是制定了详细规矩的。这并不代表他们不尊重孩子们的隐私,相反,他们选择给予青少年相对应的空间让他们进行放松。有任何问题都会适当提议而非干预孩子们的想法。这让我非常惊讶,也觉得这不失为一种成熟的管理方式。

00000_1

10-3 巩怡池   Carrie

        第一次与住家见面时,就发现他们是亚裔面孔。通过短暂的交流,知道了他们来自韩国,已经在加拿大居住多年。 住家共有四口人,爸爸,妈妈,姐姐和弟弟。让我觉得庆幸的是家里有小孩,无论从哪方面,都拉近了我们与住家的关系。

        第一次见面,弟弟妹妹就表现出对我们极大的友好。尤其是弟弟,一直在跟我们问好,甚至为了更好的与我们沟通,四岁的他竟然去学了几句中文。我非常的感动。姐姐相对弟弟而言,偏内向。但是当与我们熟时了以后,就老往我们的房间里跑,给我们讲述她在学校里发生的事。爸爸非常的风趣幽默,为了照顾着我们的想法,主动跟我们交流。他像是上知天文 下知地理,给我们讲了许许多多新奇有趣的事情。他还对中国的文化非常感兴趣,经常向我们询问茶道和书法。还有就是妈妈,最先让我了解她的是她做的饭。第一天为了考虑我们的身体状况,她做了清淡的蔬菜汤,非常美味。因为有她,我们很少吃汉堡,三明治之类的食物,都偏向于中餐。我非常高兴能够住在这个家庭里,非常感谢他们的付出,我会好好珍惜与他们相处的时间。

snowy00

10-3 李悦晨  Snowy

         这次加拿大夏令营我住在当地居民家里,这里的一切经历都让我倍感幸福。Homestay一家4口,妈妈名叫Jan,她来加拿大10年了;爸爸名叫Steven,来加拿大已经13年了,他们的口语非常标准、流利。住家共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,姐姐叫Yuna,弟弟叫Yuji。记得当时进家的第一天,热情好客的弟弟欢快地迎接我们,这使我很快的融入其中。妈妈相对比较高冷,在没有熟之前,她永远都是一张扑克牌脸,但慢慢相处后才发现,她其实很幽默。爸爸也非常热情,作为一家之主,他表现出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的精神。他们的友好让我印象深刻!记得前几天和住家出去玩,因为自己马虎,丢掉墨镜,回家换衣服时才发现,爸爸看到我着急的模样就问我怎么回事,全家人都很关心,打电话询问他人,终于在最后找到了墨镜。这件事看出他们非常在意我的感受,愿意为我提供很多帮助,哪怕是丢了副墨镜这样的小事。还有一次,我们一家去河边玩,妈妈看我没有合适的鞋,便立即将她的鞋给我穿。后来那双鞋不幸被河水冲走,我心里感到很抱歉,但是妈妈却反过来宽慰我。非常的感谢他们对于我们的无条件接纳和给予我们满满的爱意。

77777

10-2 徐元哲  William

        夏日,温哥华地区花蕾怒放,招引人们观赏,高大的松衫树也舒展健壮的筋骨,撑开绿伞,让人们纳凉、休息,这就是我初到加拿大。

        我的住家是一家挪威裔加拿大人,房子也带有挪威的特色,房后即为森林,进入林中,仿佛跳进了一个绿色的海洋,立刻便被它吞没。这神秘莫测的森林,像时间一般古老,像春天一般年轻。夜晚向窗外望去,树林透着寂静,却并不阴森可怖,抬头仰望,月光正透过松针间的林荫照射下来,如繁星闪烁,点点露水挂在枝头,十分晶莹美丽,透着不可捉摸的静谧,如苏格兰高地上的凯尔特人,唱着千百年歌颂英雄的歌。骤起一阵然风,苍松上针叶若隐若现,左右悠扬地晃着,有时想那躲在灌木后野兔,是不是用胆怯的眼神张望着四周,不只是要出来觅食还要来附带观赏这自然的美丽景色。

        在加拿大,我们并不能准确分出哪里是乡村,哪里是城市。城市里居然有乡村的明媚阳光,新鲜空气,自然美景……城市和乡村几乎达到了较为完美的结合。走在纵横交错的大街上,人头攒动,摩肩接踵。却有一种走进乡间田野的错觉,到处充满了泥土的芬芳,万物拔节生长的气息,这可能就是全民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吧。并不像荒野中那样杂乱无章,可爱之处就在于天然与城市两种文明形态的共同融合。真是有一种道家天人合一的情趣。

0

1

      读了这些文字,仿佛见到了孩子们与寄宿家庭愉快共处、谈笑风生的画面。相信这段美好的回忆一定会长久地留存在彼此的心中,这份友谊也会随时间的推移,历久弥香。

33

44_1